打印

[绿意盎然] 【自愿败北NTR驱魔少年】(01)【作者:acdd S Of I】

15

【自愿败北NTR驱魔少年】(01)【作者:acdd S Of I】

作者:acdd S Of I
字数:8477


         NTR驱魔者第一章、败北的驱魔少年

  「我说啊,杨飒,哼哼,你是知道的吧。」

  赤裸的少女俯身在少年胸口,她身体白净似雪,长发垂散,面貌清秀带有灵
气,眼角下点缀一颗美人痣,恰到好处的乳房似阳光下留有水珠的苹果,稀疏阴
毛半遮半盖挡住阴部,光滑如玉又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大腿贴合,下体恰好出现叫
人浮想联翩的阴影做掩饰。

  接着一样貌稚嫩,实则同少女年纪相仿的女孩走出,像是大号的瓷娃娃,短
发刚好衬托出她脸带着的几分傲气与娇气,女孩穿着足袋与木屐『咯噔咯噔』踩
在无尽的,似黑色死水随着其迈步泛起波澜,却又同坚冰样硬的虚无上。她来到
少年身侧,居高临下挑起蛾翅眉看着少年,开口发出同样稚嫩,又有点尖细的声
音。

  「这个人已经没救了呀,陶陶。」

  至于这少年,他被压在少女身下紧张的喘息着,心脏跳动得厉害,手脚发麻
嘴唇干燥,不停咽下唾液湿润喉咙,期待着他想要听到的话语。

  少女莞尔一笑,亲吻下杨飒的脸吐息道:「既然心甘情愿这么做,我和美绪
自然没有意见咯,毕竟这也是爱的一种方式嘛,所以……」

  「YESorNO ?」

  两人抿嘴笑着,把脸凑近。

  「滴滴滴、滴滴滴、滴滴滴!」

  「草啊!」

  床上的杨飒猛地起身关掉手机脑中,感受着被窝里硬棒的『兄弟』气得要命,
每次都这样,马上到关键时刻铃声就会将他吵醒,这回还刻意调晚了十分钟,结
果还是这样。

  「唉——」

  杨飒无奈叹出口气,接着便揉揉眼睛收拾好被褥,又要开始新一天的生活。

  镜子那端是剪着短发样貌普通,不过没有叫人厌恶之处的少年,17岁,是学
生。当然他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重身份——那就是除魔者,守护城市的正义伙伴。

  杨飒对着镜子拍两下脸蛋,再整理一番意在后脑勺做出的单边猫耳发型。嗯,
也蛮好看的。

  「除魔少年!出动!」

  虽喊着中二的台词,但是杨飒依旧乖乖背上书包,毕竟除魔只是副业,学生
还是要该有学生的样子啊,差不多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,哪有那么多邪魔可以除
的,否则一战二战就不是军事装备的较量啦。

  打开屋门的刚巧,对邻防盗门也开启,梦中小巧可人的短发女孩微微一愣,
然后叉腰道:「哟,早啊杨飒,刚想叫你。」

  「早上好,杨飒。」

  名为杨陶的少女也出现在她身后冲少年挥手打着招呼,尽管朴素的体校校服
穿在二人身上,倒也遮不住她们的魅力与朝气。

  顺便一提,杨陶和杨飒虽同姓,然绝非有血缘关系,只是刚巧同姓罢了,此
外,她和女孩同样也是除魔者。

  「早哦。」

  少年打着哈切,对高中生来说六点起床算是常态,公寓楼外的天才蒙蒙亮,
三人就已站在公交站等候汽车到来。

  「对了,学校边上新开了家馄饨店,同学都说味道挺好的,要不要尝尝去?」
美绪,也就是那女孩提议道。

  「好哦,不过美绪啊。」

  杨飒侧目少女,说:「你那黑眼圈,昨晚又熬夜了吧?」

  女孩哂笑几声,摸着头吐舌说:「那个,嗯,工作嘛,和船长他们一起玩联
机,要点打赏什么的。毕竟是主播嘛。唔呀!」

  少年不由分说敲了美绪脑袋一下,忍怒道:「你首先是个学生,然后是除魔
者,其次才是主播,不要把主副弄混了。」

  女孩不开心的鼓起面颊嘟囔道:「知道啦。」

  杨陶柔声道:「杨飒,美绪只是偶尔。」

  「不行。杨陶你也是。」杨飒正色道:「不能总惯着美绪,就算她是外国人,
不用考虑高考升学,也不能肆意妄为。」

  「切切切。」

  美绪把脸扭到一边,不再理会少年:「啰啰嗦嗦,像个老大爷。」

  杨陶只好对着少年抬手道:「嗯嗯,知道啦知道啦。」

  太阳升起,宽广的道路上车子与行人逐渐变多,第一辆公交车的影子模模糊
糊出现,三人放下手机正准备上车,怎料「哔——哔——哔——」的吵闹响声在
三人身上同时传出,美绪率先点开收到的短信,皱眉道:「不好,有邪魔出现,
就在不远处的地铁站里。」

  杨飒与杨陶对视一眼,看来今早的馄饨要泡汤咯。

  「走,出发!」

  二人同时从口袋里掏出手环戴上,世界为之褪色,有了电视里上世纪那种老
旧感,而普通人眼中少女与少年消失得无影无踪,可奇怪的是他们并不会为之惊
讶,甚至不会做出任何反应。

  接着,穿着足袋脚踏木屐,一身异国巫女服的美绪也进入这个世界,杨飒不
禁吐槽道:「所以真的打算每次都穿上这种衣服除魔吗?」

  美绪挺着平板胸膛说:「那是当然,我可是除魔世家第六代传人,必须要穿
着正规服装与邪魔战斗,倒是你俩。」

  她看着少女少年手持手枪造型的除魔器械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:「时代的
进步啊。」

  「少废话了,快出发吧。」

  十分钟路程,但在这个世界中三人身体都获得极大增强,在空旷马路上蹦跳
奔跑,穿过化作虚影,仍在现实世界正常生活的人群,他们仅一分钟左右就抵达
地铁站。

  邪魔,浑身绿油油,类似于电子游戏里哥布林小怪,它们样貌丑陋不知羞耻,
晃荡着能到膝盖的面目可憎的阳物,贪婪吸食现实世界里人们精气。

  是的,邪物虽不足以对现实造成危害,但足以影响现实,它们每一次抽取就
是常人一整年寿命,而精气则会转化成它们的力量,从而侵入、并占据心神薄弱
者的意志,乃至替换。诸多地区冲突包括世界大战都有它们身影出现,控制高级
军官乃至国家领导者,制造混乱与灾祸,从而使得更多人成为它们在这个世界里
的养料。

  一地铁站就有数百人,数百人每人一年寿命足以创造出棘手的邪魔。

  好在杨飒他们来了。

  「恶心的家伙。」

  毫不犹豫,举枪射击,那些邪魔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贯穿一片,美绪施展术式
用以破魔之法轰杀它们。邪魔嘶吼反击,灵活躲避着子弹,于是三人彼此照应,
以美绪为核心掩护射击,即便在这个世界闹得天翻地覆,现实也不会受到影响,
反而那些腰酸背痛头脑发昏的上班族突然身体一轻,莫名病痛迅速消退。

  对付这群初级邪魔自然是简简单单轻轻松松,用不了多久,地铁站内就只剩
一堆正融化的邪魔尸骸。

  「就为了这么点臭虫,我的馄饨吃不得啦!」

  美绪一脚踢在身边邪魔尸体上,恨不得再多轰它们几下。

  「保持这个状态到学校再恢复也不是不行。」杨飒提示道。

  美绪摇摇头:「算了,太消耗精力,今天还有体育课呢。」

  「说的也是。」杨陶也表示遗憾,摸摸美绪脑袋安慰着她:「那等明天了吧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三人回到公交站取下手环,又要苦等下一辆公交。

  杨飒心不在焉盘弄手机,想来最近邪魔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啊……

  山北市最好的高中依山而建,长长的坡道化作蓝白交加的海洋,杨飒一行人
买了鸡蛋灌饼,在抵达教室前正好吃完。

  屋内已有朗朗晨读声,他们各回座位,杨陶同桌,也是与他有着竹马之交的
刘俊冲他打着招呼:「早。」

  「早。」

  说实话,如果不是自己有点除魔天赋的话,和刘俊坐在一起多少会感受到压
力,他属于帅帅的那种奶油小生,常年保持着最叫人顺眼的斜刘海,虽成绩与杨
飒一样普通,但容貌和体育天赋,以及爽朗温和的性格使其备受女生瞩目。

  也由此让杨飒沾了不少光,不过他已经有美绪和杨陶,做人可不能太贪心对
不对。

  「呲呲,杨飒。」

  刘俊见教室内已因朗读声哄闹起来,便悄声喊着杨飒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是昨晚你发给我的那个本子。」少年略有腼腆,不好意思,却又按奈不住
想要表达的冲动。杨飒心领神会,立起教科书扬起嘴角,得意地问道:「怎么样?」

  「我冲了三发。」他羞涩地说:「很爽。」

  杨飒也兴奋起来,环顾四周见班主任不在,继续着男人间的话题:「对吧对
吧,尤其是女主享受到肉棒带来的快感后被调教,逐渐变成母猪的模样。」

  刘俊深表赞同:「对对对,从清纯到母猪的转变爽爆,看得我都快硬炸了。」

  「最刺激的是,女主在最后一边被黄毛上,一边羞辱着短小绿毛男主,最后
绿毛男主成了彻头彻尾的绿奴,这里才是精华!」

  杨飒滔滔不绝说着,毫不避讳分享自己的看法,刘俊则后仰下身,思考着:
「嗯,没错,把绿毛踩在脚下还对着他女友肆意抽插,这才尽显男性的征服,与
之相比绿毛简直逊爆了。」

  少年顿了下:「是这吗?我更觉得心甘情愿放弃自己男性尊严,把一切拱手
让给黄毛,然后跪下当狗才更加有羞辱性和爽感。」

  「喂喂喂,杨飒。」刘俊难以置信看着他:「不会真有人看ntr 本把自己带
入绿毛吧?」

  杨飒不屑反驳道:「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哦,ntr 本当然是要把自己带入绿毛
啊。」

  「那。」刘俊瞥了眼杨陶与美绪,笑道:「难道现实里,你也打算把她俩让
给别人,自己当狗吗?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杨飒欲言又止。

  「对嘛。」刘俊直起身子摊手道:「所以带入黄毛肯定更有真实感。」说罢
他看向杨飒,那少年一言不发看起书来。文俊见状似乎悟到了什么,立刻捂嘴惊
讶道:「杨飒,你该不会是有绿帽癖吧。」

  「小声点啊!」杨飒急忙厉声制止他继续说下去。显然是心虚,不过他也没
有否认,只是有些尴尬:「咱俩从小长到大,我的癖好你肯定多少清楚,没什么
可遮掩的,而且又不是我第一次给你推荐ntr 向本子,你早该看出来吧?」

  「这个嘛。」刘俊挠挠眼角:「猜测只是猜测。」

  两人间的氛围一下子凝固住,便各自早读起来,直到休息铃声响起。

  「那啥啊,杨飒。」刘俊继续刚才的话题:「人的性癖是自由的,我不是不
能理解,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怎样都好,毕竟性是自己的事情。所以我想再确认
下,你,真的有把杨陶和美绪让给别人的想法?」刘俊与杨飒对视着。

  驱魔少年这回可没那么开放,刘俊的表情看上去不像在开玩笑,他深思熟虑
后低声回答:「如果她们两个同意,我自然没有问题,不过正像你说的,现实终
究是现实,本子里的事情放到现实里要考虑的可太多了。」

  「我明白了。」刘俊默默点头:「可是你的下面不小吧?咱俩一起看那种电
影的时候,你估计有16cm了都,如果想当绿毛,资本不过关哦。」

  「所以嘛,现实是现实。」

  杨飒托着下巴看向窗外:「我倒是也幻想,能像本子里那样成为彻头彻尾的
绿狗啊,女孩子们在高潮中失神,我只能靠黄毛和女孩子的脚自慰。唔,想想就
硬了。」

  「哈哈。」

  刘俊笑了两声,没再说什么。

  欲望,说来邪魔是怎么产生的呢?据说也是源自人心底的欲望,欲望在那个
世界里相互交融,形成怪物,再反作用于人类本身。

  欲望是无法消除的,邪魔也是永远无法消除的,除魔者只能不断清理一批又
一批,以此避免邪魔过度膨胀。

  体育课是下午最后一节,不出意外是男一千女八百体侧,对受过训练的驱魔
组三人与文俊来说这不算什么,不过在未落山的大太阳曝晒下热是真的热,两名
男生颇有绅士风度为俩女生带来矿泉水,四人坐在足球草坪上交谈着班里趣事。

  「啊——晒死啦。」

  美绪经不住炙烤,随手脱下运动鞋散热,一双穿着似足袋的白色分趾袜的小
脚浮现,经过阳光投射杨飒能清楚看见薄棉足袋中她可爱脚趾的形状,指头不安
分的时不时蜷缩时不时交叉,一处分离,四处闭合的袜子将开放与保守结合,可
爱与俏皮叠加,使杨飒不禁多看两眼。

  杨陶察觉到杨飒眼神,微红着脸对女孩说:「美绪,穿好鞋子,省得有些人
不怀好意偷看你。」

  杨飒听得出是在说自己,不由得缩缩脖子,把目光转向别处。

  「嘻嘻。」那丫头则咧嘴笑笑,说:「这不就代表我有魅力嘛,是吧?杨飒。」

  女孩伸出脚来,用分趾处夹住少年衣袖拽拽,微微汗酸与美绪身上独有的樱
花香气飘来,杨飒唯恐自己把持不住,故作生气抽回胳膊,又让美绪鼓起面颊不
满道:「不解风情。」

  刘俊见状轻笑几声,杨陶也无可奈何地耸下肩膀。

  四人也相处了近两年,彼此之间也没那么拘谨,尤其是当美绪与杨陶对杨飒
近乎明示心意,所以有些玩笑悄悄做出也不会让人觉得轻浮。

  不过也看得出,美绪比较开放,而杨陶较为保守,虽是青春期有着按奈不住
的躁动,但终究没发生什么,顶多私下拉拉小手偷偷接吻。

  可想来,若是能走到最后,杨飒到底是面临着二选一的难题,大家对此心照
不宣视为忌讳,日后的事情,还是等日后再谈,离二十二岁还有几年不是吗。

  马上就要下课了,微风刚好吹起。

  「呜啊——」美绪迎风伸了个腰,锤击肩膀道:「明天终于能放一天假咯,
可以好好睡个懒觉,希望那些不长眼的邪物别再来烦我。」

  「还睡吗?美绪你不是天天都在睡觉么。」杨陶毫不留情戳穿她。

  于是美绪装出口音说:「すみません,我不是很能听懂你在说什么,我的汉
语水平还有待提升呢。」

  「你呀。」

  杨陶突然有种自己养了个女儿的错觉,她忽然扑向女孩挠起她的咯吱窝,两
人在草坪上滚作一团。

  此时,刘俊插话道:「一直和邪魔战斗很辛苦吧。」

  「还好。」杨飒说:「倒也没遇到过太棘手的邪魔,主要是麻烦。」

  「也是。」刘俊点头笑道,眯起眼看向两名少女,还有那痴情,却也有着不
为人知的变态性癖的少年,便在心底计划起什么。

  「明天没事的话,杨飒,来我家吧。」他说:「一起玩玩游戏,还有本子…
…」

  杨飒当即把手搭在刘俊肩膀上,对他指指点点一副『我懂,都是男人嘛』的
表情,「你这家伙,可别把身子弄坏了,今晚让我回去找找看,明天都推荐给你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你们又在说什么啊。」杨陶望了过来:「笑得那么猥琐。」

  「咳咳,没什么,没什么。」

  俩少年异口同声地否认,不过在无法抑制坏笑的脸上,这显然没说服力。

  「变态。」

  「男人就是这样。」美绪咋舌道。

  按理说,比起周日去男『基友』家玩游戏,明明陪着喜欢的女孩子才是最佳
的选择,然而美绪表明她要睡一整天,单独和杨陶出去玩也不合适,索性一人去
找刘俊。

  说来,杨飒和刘俊相识是在二人三岁时,刘俊年幼体弱多病,常被邪魔骚扰,
杨飒则打小显露出驱魔天赋能抵御邪物侵害,由此刘俊从商的父母便将他送至杨
飒身边与其做伴,这才使得刘俊能平安长大,两人友情也在十多年时光里变得无
比珍贵。

  不过啊,再怎么关系好杨飒站在刘俊家的别墅院前都会感叹贫富差距,瞧瞧
那漂亮的三层豪宅还有小花园,要不是他父母常年在外让这里显得清冷,其它都
挺好的,刘俊也邀请过他们搬来自己家中,可惜被婉言谢绝。

  「来了。」

  刘俊听到门铃响起就匆匆从屋里走出为杨飒开门,他在家中穿得很随意,白
衬衫加短裤,脚上套着中筒白棉袜踩着凉拖,懒懒散散,应是才醒没多久。

  「你还真准时,说九点半就九点半。」

  「那是。」

  杨飒进屋换上拖鞋,『啪哒啪哒』踩着木地板,屋内没开多少灯所以显得有
点昏暗,刘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占据小半个墙壁的屏幕,拉上各处窗帘活像
个小影院。

  「今天玩什么?」杨飒『嘿咻』一声躺在沙发上问。

  刘俊眉头紧锁,显然是被心事困扰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刘俊依旧默不作声,两眼左顾右盼,手指扣着遥控器嘴唇紧闭,半响,才鼓
起勇气道:「还是,昨天的话题,杨飒。」刘俊咽了下唾液,眼眸微微颤抖直视
驱魔少年。

  杨飒不知不觉心跳加速起来,多数是紧张,如果是外人倒无所谓,可这是与
自己相处十多年的好友,如此严肃还是叫他胡思乱想。

  「再确认一遍,你是认真的吗?昨天说的,NTR 那些话,自己想被羞辱,想
把美绪和杨陶献给别人,自己想当狗那些。」

  「我,我……」

  杨飒慌了神,刘俊再度提起这事的认真态度让杨飒难以同昨日那般说笑,这
次他觉得自己是要做出某种决定,关于他人生,乃至女孩子们人生的重大决定。

  「我……想了想还是算了,毕竟现实终究是现实。」他怂了,退缩了,最重
要的是,如果他回答『是』,那该如何面对刘俊?刘俊又该作何回应?

  「咱们还是不提这个了吧,嗯,玩游戏玩游戏。」

  刘俊却一把按住杨飒双肩,「不,杨飒,告诉我你昨晚都找了什么本子?都
是ntr 向的对吧,都是羞辱向的对吧。」

  「刘俊。」杨飒推开自己好友诧异地问:「你今天是怎么了?」

  「我再也没办法忍受了,杨飒,我想让你做我的狗,我想把你的女孩子都上
了,然后骑在你头上。你的欲望比你想象中还强,我实在没办法忍耐。」刘俊歇
斯底里地说道。

  「你是有病吧?」这下杨飒是真的怒了:「我回去了,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
今天说得都是什么话,明天上课再见。」

  不料刘俊冷笑起来,从他身体里散出黑雾,让本就阴暗的客厅陷入漆黑,电
视屏幕开始褪色,杨飒惊愕地发现他居然脱离现实,置身于邪魔所在的世界中,
而刘俊眼眸发黑俨然带着邪气,绝非常人。

  「刘俊,你?!」

  杨飒难以置信望着挚友,他怎么也不敢想象和自己陪伴多年的朋友居然是邪
魔,不,准确的说,是与邪魔融合者。

  「抱歉杨飒。」刘俊说,「其实在我父母找到你之前,我就被邪魔附身,它
源于人的色欲,尽管你能压制住它,不让它占据我的身心,但随着成长我也与之
相融,无法做到完全驱散它。自打上了高中,加之青春期,『色欲』愈发活跃,
我只能靠着手淫缓解,可那无济于事,最终走到这一步。」

  杨飒听闻此言,痛心疾首道:「为什么不找我们?我们有办法……」

  「不!杨飒。」刘俊捏紧拳头道:「我喜欢这种感觉,浑身充满力量,时时
刻刻都充满征服欲,尤其是当你推荐给我那些本子以后,我每日都在幻想意淫,
你呢?你不也是吗?杨飒,回答我。」

  驱魔少年哑口无言,甚至连武器都忘记掏出,杨飒没法否认刘俊的话,不过
当前,更重要的是把他击败,然后想办法解救他。

  「这些话以后我们再说吧,刘俊。」

  杨飒手上现出手枪状的器械,瞄准刘俊胸口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。

  光束从枪口射出,精准命中刘俊胸口。

  但,也仅仅是命中。

  没有任何反馈,光束瞬时消散,使得驱魔少年大为惊异。

  「怎么会?」

  「呵呵呵。」刘俊发出邪恶的笑声,说道:「因为我是邪魔啊杨飒,欲望越
强对我的伤害也就越低,同时在你身边我的力量也会愈发壮大,即便你说谎,但
是内心是永远无法被欺骗的。」

  语必,刘俊抬起手,一道无形的冲击波震向杨飒,少年只觉自己仿佛被卡车
冲撞,整个人飞起与墙壁亲密接触,带来粉身碎骨般的疼痛。

  刘俊缓步而来,踏地的每一脚都震慑着杨飒,驱魔少年艰难爬起,刘俊那穿
着白袜的脚迎头踩来,杨飒只得伸手抵抗。

  听闻『咣』得声响,在胳膊与刘俊脚之间浮出金色护盾,一人站着,一人半
跪着,刘俊在不遗余力用事实告诉杨飒,他无法反抗也无法逃避,必须直面刘俊
不断发出的问题:「告诉我,杨飒,现在你内心深处是什么想法,嗯?我不会真
把你脑袋踩碎的,咱们是朋友啊,你不是幻想成为本子里的狗吗,这是机会,过
了这村可没这店。」

  「咯!」

  从一只手到双臂,可护盾依旧在抖动,渐渐布上裂痕。

  他咬牙道:「不行,我只知道如果放弃,认输,这座城市就没什么能阻止你
了。」

  刘俊却摇摇头:「我终究不是真的邪魔,杨飒,我是性欲的化身,我想做的
很简单,就是征服你,在你和她们的认可下做各种淫靡之事,我保证这一点杨飒,
你无需担心,我以咱们十几年的友谊做担保,好吗?」

  「……」

  杨飒动摇了,刘俊说得没错,邪魔源自欲望,离欲望强烈者越近,它的能力
也就越强,不可否认自己是个绿奴,看了两三年本子,做了无数春梦,已无可救
药的,还不是绿奴的绿奴。即便有两名年轻貌美、性格喜人的少女做伴,杨飒也
会自觉羞耻的幻想,假如她们有一天在执行任务中被怪物打败,被强暴,像本子
里那样,或是在现实里被别人夺走处女身体。

  常人是无法理解绿奴的想法,但绿奴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是对自身的羞辱,
对自己作为男人的羞辱,在羞辱中获得快感,在羞辱中体现存在意义,拼命贬低
自己,与身份和地位无关,可以说是心理病,但也是生活与性的方式和选择。

  现在,面前这少年是自己亲密好友,也的确是满足自己性癖的不二人选,碍
于情谊杨飒不敢妄想,可现在无形的隔阂被戳破,彼此都清楚彼此底细,只需要
他回答『YESorNO 』即可。

  「最后问一遍,杨飒,你相信我吗?渴望本子里那种生活吗?」刘俊问:
「如果不希望,那我今天就离开这座城市,不再出现在你们面前。」

  「我,我……」杨飒膝盖软了,意志动摇了,他仰头看着金盾上的白袜,那
只少年的脚强而有力,足以盖住他弱者的脸面。与其说与刘俊战斗,不如说是与
伦理道德抗争,他自以为沉默是在思考,实则胯下悄然半硬的肉棒暴露真实动机。

  他是朋友,理应信任不是吗。

  「哗啦——」

  屏障碎裂,那脚毫不留情踩在跪地的驱魔少年脸上,带着朋友熟悉的体味,
雄性的费洛蒙和与凉拖接触的,无法挥发的汗水,杨飒放弃抵抗,短裤下肉棒勃
起、坚挺。

  世界又变回彩色。

  刘俊欣慰地笑道:「吓死我了啊,杨飒,好在你做出正确的选择。」

  「我不知道,刘俊,反正我也打不过你。」杨飒还想维护荡然无存的尊严,
然刘俊轻轻踢了他一下,说:「不对吧,你不是甘心当狗了吗,该叫我什么呢?
像本子里那样。」

  「主,主人?」杨飒颤声道。

  「嗯,也不太过瘾。」刘俊想了想:「干脆叫我爸爸,叫我亲爹,如何?」

  爸爸,亲爹。

  尊崇亲生父亲的称呼,象征身份差距的称呼,用在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身上,
多么耻辱。

  杨飒嘴唇不停发抖,他心跳加速面容发烫,依旧是说:「爸,爸爸,爹。」

  「大点声,外人不会听到的,我这里隔音效果很好。」

  「爸爸!亲爹!」

  驱魔少年堕落了,在邪魔脚下堕落了,他甘愿被踩,甘愿献身,甘愿在主人
面前放弃尊严,他会按照本子里、小说里的绿毛龟,贱狗那样做,幻想失去控制
的生活。

  「乖哦,嘿嘿,从挚友到父子关系,感觉蛮爽的。」

  刘俊心情舒畅,收回脚走到沙发坐下,对杨飒发出第一条命令:「把衣服脱
了,让爸爸看看你身体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• 长门有希 金币 +8 感谢分享,论坛有您更精彩! 2021-7-15 21:30
15

TOP

看到 驱魔少年 还以为是星野桂老师漫画的同人小说,结果发现没什么关系orz

TOP

这个开始剧情是真不错,期待作者大大能把两个女主描述的不要太幼齿,咱是真的不恋童。至于如何堕落还是需要好好思考一下,一般的剧情不好冲,有男主在旁边辅助最好了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  • 长门有希 金币 +3 认真回复,奖励! 2021-7-17 10:33

TOP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1-8-6 07:17